2019年7月6日

過去一段時間每次去上海都有一種來避暑的感覺,雖然比較潮濕,但是最高氣溫一直在28-30度左右,除了下午最熱的時候其他時間即使在戶外也沒有那么難熬。北京經歷了連續高溫的幾周,終于在昨天和今天開始下雨,周五早上在上海的酒店起來看了一眼天氣預報,發現情況不妙,趕緊買了火車票退了機票,回家后查了一下,原定的航班晚點7個多小時起飛,讓我有一種在重大時刻做出了關鍵決定挽救了xxx的感覺。

改乘的火車是復興號,其特等座車廂也跟之前做的京津城際的特等座車廂不一樣,特等座車廂在車尾,座椅可以放倒的。車上其他人完全跟我不是一路人,旁邊是一個在備考證券從業資格的小妹,一路上除了睡就是在備考,火車駛過天津后買了一盒40元30粒左右葡萄,并沒有先問價格,在知道價格后面露難色。旁邊的哥們穿一雙增高鞋和破洞牛仔褲,先是睡覺之后玩斗地主,快到站了開始打電話,幾千萬的大買賣。再前面的大叔每一站都要下去抽煙,頭發不多而锃亮。我要是年輕幾歲,應該會想和這些人聊聊,畢竟程序員的世界過于單一,很少能接觸到其他行業的人,早幾年的旅途上我還是跟很多人聊過跟多事情,漲了一些見識。

體重下降到3月以來的低點,不出差的日子里運動量已經不小,翻看了過去幾年的體檢報告目前的體重并不很低,也許是肌肉增加了呢。《北京千米以上山峰手冊》看了一半多,感覺有必要研究一下退休以后的生活了。

2019年5月25日

生活逐漸有了新的規律,每周鍛煉4次甚至更多,不過目前體重和脂肪含量有所增長,還需要積極調整飲食結構,增加運動量。兩周出差上海一次,進行一些必要的溝通,按部就班工作等待時機,周末基本上以孩子為主,會帶她出去一兩次。每天白天在公司有空的話會用kindle閱讀一些散文,篇幅短小不會沉浸,遇到吸引人的辭藻隨手標注下來,希望有朝一日能一一回顧。晚上回家在孩子睡后看一些實體書,再有精力的話研究一些技術相關的方向,希望能看到趨勢,提前把握下一個風口。

今天前往民族大學見了上學期資助的同學們,爭取盡快梳理出繼續資助的人選,早日發放助學金。這次資助的學生很多都是2000年之后出生的了,再過幾年學生家長應該是和我們差不多大了,面對生活窘迫的同齡人的子女時,不知道心態會是什么樣的。難以想象我們這一代人沒有去上大學沒機會走出貧困地區的人面對的是怎樣的世界。

魏小夏能不知疲憊的飛速爬行很遠了,自己可以坐在小凳子上以及扶著東西站起來,其中掉了一點不知是因為最近消化不好還是運動多了。她一度非常愿意叫爸爸,這幾天又變得沒那么積極,不過總是在認知和表達能力上有了很大進步。

2019年4月14日

魏小夏成長很快,目前已經能比較順利的爬行一段距離了,而且對于自身情緒的控制能力還是有所提高的,今天去公園一個小時也沒有大規模爆發。有時覺得每當人生前途迷茫的時候,我會回顧過往的經歷,反思不足和成果,今后遇到這種時候也許會更多去回顧魏小夏的成長吧,這一定會令人感到很欣慰。

沒有找到引人入圣的書籍,斷斷續續閱讀西方現代思想叢書,比較晦澀不能有效體會其中思想,《企業家的尊嚴》這本書結合時下流行的996去思索是很有意思的,不過我還沒行程可以用文字描述的系統思維。另一本在看的書是《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看了豆瓣上的短評之后,我估計我不太能看完以上兩本書吧。

天氣轉暖,鍛煉身體堅持到了每周4次,身體狀態應該能保持住,不過總體還是欠缺無氧運動,后面還是需要加強。對于行業公司和自身前途的思索還沒什么有效的結論,工作中還是在學習和適應的階段,對于外部環境也欠缺和有識之士的交流,如果工作真的也變成了簡單的重復,那還不如去開出租,因此還是需要繼續思索和探究。

終于把TLF基金過去一段的工作進行了整理,本學期的業務亟待開展。

2019年清明節

姑姑最終還是走了,回顧她的晚年,遺憾頗多,一些事情沒看開最終導致了悲劇。生者也早有思想準備,她在無意識的狀態下躺了兩年多,就算是了卻了一件事吧。

為了給魏小夏更大的生活空間,于上個月中旬租了一個較大的房子,搬離北沙灘7號院時,也是一場唏噓,雖然還沒賣房,但是估計不太會回去住了,也算是告別了一個時代。

再次回到騰訊工作,一年來原部門的變動很大,大家都有頗多的感慨,連我自己都不能確定是否還能忘記過去重新開始。

親人的離開,搬家,工作的變動,這一切交織在一起使我還沒找到一個合適的節奏去適應這些。時而會有人到中年的感覺,但是好在還拼的動。

2019年2月24日

在北京陪著魏小夏度過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春節,她的每一天似乎都是一樣的吃睡,父母卻在春節假期過得一天比一天艱辛,兩個人帶一個10多kg還不會走的嬰兒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年二十九送父母們去機場參團冰島游,之后便是折磨的開始,大年三十,大年初一去帶去朋友和老姨家吃晚餐表現正常,大年初二和同學在金鼎軒聚餐,困到一定程度之后直接倆椅子一并睡著了,給了我們寶貴的時間吃飯聊天,想想都感激涕零。周四竟然就靠配方奶跟我們走了兩家親戚,到了陌生的環境并沒有直接放聲大哭,只是通過暗中觀察慢慢適應,比起前幾天已經是成長了不少。

鍛煉身體沒什么規律,籃球很久沒打了,不過體檢下來各項指標也都還好。實體書幾乎看的都是育兒相關的,主要是身體和心理發育這兩個方面,也算是有些收獲,然而魏小夏現在還不足以用來檢驗真理。kindle上的其他書籍看了個斷斷續續,還沒來得及全面總結。對于房產和股市投資進行了適當的研究,然而也僅僅是在A股進行了實際操作,收獲不大。對于室內陳設進行了大幅的調整,騰出了一些空間給魏小夏活動,目前的房屋面積我覺得能夠再支持幾年。

流量地球是一部有意思的電影,然而現在也沒什么時間深究,看電影只能算是一種放松吧。希望今后隨著魏小夏成長,能有效安排時間,騰出空來打打籃球。北京終于下雪了,也并沒有帶她出去體會,現在氣溫已經回升,魏小夏迎來了她人生的一個春天。上周日去了一趟兒研所,感受到醫療資源之匱乏,也許是因為春節剛過不久,還是一個可以忍受的狀態。想給她買個域名等長大了送給她,也不知道到時候的互聯網是什么樣子,不如到時候再看吧。

2019年1月20日

已經是一月下旬,終于開始寫2019年的第一篇,魏小夏小朋友茁壯成長,雖然依舊比較懶,但是還是學會了很多新的技能,目前可以熟練的翻身以及穩定的坐在床上。她還會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也開始吃一些奶粉之外的食物,一切都昭示著進化的秩序。食量屢創新高,身高體重倒不爆發性增長了,這樣即便還是很粘人,對于抱著她的大人來說,總體負擔還是可控。昨天夜里終于睡了整宿,從12點左右到今天早上7點多,作為她的家人我們都很欣慰。

最近斷斷續續看了很多書,散文隨筆、歷史、經濟、心理學相關的都有,種類繁雜,也都一一做了記錄,從方向的指引和經驗的借鑒上說并沒有太多收獲。我覺得我已經深刻領悟了國外暢銷書的湊字套路,因此看完《人類簡史》之后其他簡史我看了兩眼就放棄了。值得一提的是一本叫《無條件增長》的書,內容算不上空洞無物,比那種摘抄各種博客文章的書還是強一些的,但是行文模塊化非常明顯,字里行間透著一種為已有的結論拼湊論據的勉強,而且據說書還沒出版在豆瓣上已經開始刷分,比起國外的套路,國內的下限更低吧。

工作時間欠缺干勁,從知乎和其他地方刷了很多不相關的知識,比如于敏和氫彈的構型,耿彥波和大同等等,倒是帶來了不少做人做事的啟發。體育運動已經沒什么規律,很久沒有打球了,也有兩周沒騎車了,跑步還在堅持。早幾天看了哈登絕殺勇士的比賽直播,以及今晚早些時候看了費德勒的比賽,他止步澳網16強,內心會隨之激動和唏噓,競技體育還是能帶來一些觸動,要不然生活會越來越單調。

2018年12月9日

幾經周折,終于收到了這學期民族大學發過來的材料,家庭年收入不到一萬元的還是有一些,其實即便超過一萬元也并不夠供養一個大學生的,況且很多家庭中還有人需要花錢治病。國家的貧困標準應該是年收入3000元,我手里拿到的學生資料確實都不夠建檔貧困戶。即便2020年完成了扶貧目標也只是階段性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還很長。地區間發展的不平衡看來還是長期存在,也許應該找時間跟著支教隊出去看看了。

11月16日回韓家川住了一晚,已然入冬天氣寒冷,因為很久沒回去住過,所以即便已經是晚上十點了還是下決心出去走了走。當天白天在家帶孩子,魏小夏一天一天長大,讓我感受到自己在一天一天變老,晚上看著院里很多東西還是多年前的樣子,立刻有了一種“別夢依稀咒逝川,故園三十二年前”的感覺。

天氣轉冷鍛煉頻率變低,每周末爭取騎行5km以上,但是沒找到騎行的方式,速度上不去,心率也上不去,也許有朝一日找些朋友一起騎行一下看看,學習提高一下。昨天見到了白老師,天氣寒冷但溫暖人心,又聆聽了許多教誨。

2018年11月4日

明天即將年滿35歲,聽上去像是一個里程碑,然而飛逝的時光已經使我麻木,那應該只是普通的一天吧。我公司業務毫無起色,我漸漸理解了那些全職父母的精神寄托,職業很多時候毫無發展,然而小朋友總會長大,大多數時候也會是一天比一天好。魏小夏大多數時候很好帶,只是晚上入睡有一些困難,除了趴著和抬頭其他的技能沒什么大的收獲,希望能有一天突飛猛進學會翻身吧。

進入了秋天,上周空氣質量開始轉差,想是經濟下行導致落后產能淘汰步驟趨緩,而且隨著天氣轉冷一些地方開始供暖,估計這個冬天環保得適當讓路了。很久沒去森林公園以外的地方游玩,好在森林公園四季不同,每年也都有一些植被的調整,總之去了多次還沒有太乏味吧。上周帶魏小夏去了森林公園,下車之后她就在背帶里面一直呼呼大睡,時不時還得摸摸她的手看看有沒有反應,怕她憋死。

開發了新的鍛煉項目——騎車,車是入門級的山地車,每個周末有時間的話繞著林萃路和森林公園西邊的部分騎一圈大概5km左右。今天和大學同學們一起去看了羅天一,每次去都還是唏噓不已,這些年總會時不時的憶起他,感慨生命如此脆弱。參加今天活動的同學們大多生活尚可,雖然大家也都畢業十多年了,不過可以看到踏踏實實工作總會越來越好,可惜天一無法體會到這些年的發展了。

2018年10月7日

魏小夏已經出生100多天了,算是茁壯(肥胖)成長吧,最近體重倒是長的比較慢了,這個月內大概沒長超過兩斤,目前已經16斤了。每到晚上19點左右就開始鬧覺,她還特別喜歡讓人豎著抱她,抱久了略顯吃力,夜里我能獨自照顧她幾個小時,大概從23點到第二天凌晨4-5點吧,她一般要醒2-3次,基本上的方式就是利用她已經形成的條件反射,在沒徹底餓醒的時候趕緊喂上奶,間隙中換尿布,這樣可以基本每次喂奶可以控制在30分鐘之內,如果第二天不用很早起床的話,一晚上哄她2次的話還能熬得住,不過一整夜我估計還是難以支撐的。

國慶期間沒法外出,帶著魏小夏去看了兩位太姥姥,也去了她爺爺奶奶家,爺爺奶奶非常喜歡這個還不懂人事的小胖子,這點令我比較意外,原以為他們已經看淡了這些人類之前的情感。因為要在家帶孩子,家庭的聚會沒去參加,之后聽說幾位長輩的身體大不如前,不禁感慨世事無常。往年都有親友送票,我們能去看看中國網球公開賽,今年也沒有這個機會了,不過這幾天去了太多次奧林匹克森林公園,跑了很多,也跟爸媽一起把魏小夏帶去了公園,這是她人生第一次去公園呢。

9月中旬處理了TLF基金的事務,一直堅持從事公益事業也是這些年來的比較大的收獲。國慶期間原計劃回韓家川見幾位同學,也沒什么機會,有了孩子之后真的是行程難以把控了,晚上帶孩子的間隙就是在家看書,《耶路撒冷三千年》基本就是紛爭不斷,看到三分之一左右看不進去了,倒是史鐵生的書可惜細水長流斷斷續續一直看,是要考慮買一些kindle上的小說消磨時光了。很久沒有打籃球了,只能晚上在球場熄燈之前,間歇去生物物理所球場投投球,等魏小夏打了之后爭取恢復內場的籃球對抗吧。

2018年9月1日

從上大學時就會下午或者晚上在操場跑步鍛煉,和籃球足球相比跑步的門檻較低,所以這些年即便搬離了韓家川,也堅持了下來,算是成了一項習慣吧。剛工作的時候都是睡前下樓跑一圈,有時候也會帶著足球,月明星稀偶爾會有巡邏的戰士和加班完事回家的軍官,我和他們并不生活在一個世界里,也總是并行不悖的擦肩而過,甚至互相都沒什么左顧右看。再到后來發現足球鞋實在不適合跑步,便開始選購跑步鞋,第一雙鞋是Nike Air Zoom Structure 13,在那個跑步還不盛行的年代少見的全掌zoom air,一直穿著跑步很多年,目前還能湊合穿。上了年紀之后,總是想沖破約束,總感到籃球鞋太沉,于是平時也開始穿跑步鞋上下班。

北沙灘一帶雖說是人口密度不大,但是總歸是市內,比韓家川大院要繁華許多。即便是晚上11點出去跑步,也能見到三三兩兩的行人。路線基本是固定的,就是繞著國奧村小區跑一圈,國奧村也算是知名高檔小區了,但是到了夜間也不是那么光鮮。這些年來晚上跑步遇到的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在路口處燒紙,弄得烏煙瘴氣,污染環境,為了圖省事就在路邊燒個紙祭祀先人簡直是對先人的侮辱,可惜執法成本太高,要不然真想投訴到12345。

跑步時偶爾能碰見代駕找我問路,去某某餐館怎么走,國奧村門口一帶不乏高檔餐廳,也能看到三三兩兩的代駕抽著煙交流人生經驗,還能看到穿著西裝筆挺背著筆記本包的人們抱頭送別同時代駕艱難的把電動小車放進他們車里的后備箱,看上去是人情冷暖落差很大,實際上也是市場經濟下的各取所需,總比鋌而走險酒駕上路要強。然后就是常能碰見一些也在跑步的人,偶爾會相互看一眼對方臉上的疲態,找找自身的欣慰。遛狗的,成群結隊下班的餐館員工和中介,騎著共享單車巡邏的小區保安,中科院的學生,世界很大,卻沒有心力想《我與地壇》中描述的那樣思考每一個碰見的人的來龍去脈,也許真有時候思考這些的時候我已經老了。

國奧村往東看去原是一片空曠,幾年前奧林匹克塔建成,夜里的燈光算是一景,我常常覺得這種人工景致總是會顯得突兀,然而整個奧林匹克核心區不也都是人工景致么,仰山都是用施工挖出來的土堆砌的。近年國奧村東側開始興建亞投行總部,聲勢浩大,向東看去連奧林匹克塔都被擋上,只能看到最高處的五個圈,開工之后總能看到拉渣土的車在夜間闖燈亂開,人在這些國家戰略面前總是顯得渺小,也許是這些戰略離我們的生活太遙遠吧。